簡介,
三黨長潛、其他置頂。

tx+374501035。

【祁炀】操我怎么在炀神直播间看到了祁爸爸的内裤?

于炀照常开了直播,他侧过身子微微调整了一下摄像头的角度。祁醉给他买的衣服不太合身,于炀伸手就露出一截漂亮的腰肢。

他开了麦,有些局促地理了理衣领,“大家好。”


围观方才色情全程的直播间瞬间炸了。


于炀搞不太懂他们在说什么,拣了几个看起来正常点的问题回答,然后打开了游戏。登陆时他没忘了自己其实在进行非法活动,于是乖巧地眨眨眼对直播间的各位说:“我,我悄悄上机的,能不能……不要声张?”

其实说不说这句话最后效果都一样,于炀不是没话找话,他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想起贺小旭说了要多和粉丝互动增进感情加强联结。

不出意料地直播间又轰了一番。


【哈哈...

【撒野】你看我吃醋了吗?

有一点关联的前篇《不是独一无二我们就不要。



“你要不开麦还真没人能看出来。”李炎给顾飞拿杯矿泉水,“不是吧,真醋了啊?”

顾飞面无表情:“你要觉得不够丢人就尽管大声。”

李炎憋笑憋出内伤:“唉你这人……算了。”

“是啊,”顾飞没稀罕那瓶矿泉水,兀自撑着腮满面愁容,“算了吧。”

顾飞忧愁地抄起自己带来的饮料喝口,突然转头问李炎:“你有没有觉得我今天不一样了?”

“?”

“今天我的头发更绿了。”顾飞潇洒地捋了一把寸头。

“……”李炎一时无言,他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顾飞就没救了,“顾飞,蒋丞只是公司活动出差去外地...

【撒野】不是独一无二我们就不要。

内容和标题没有关系!大概就是、顾飞和蒋丞和顾飞的男性追求者的故事!

大概有后续⑧。

有一点关联的后篇《你看我吃醋了吗?



顾飞下班的时候学校才注意到学校旁边的便利店关了一排。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其实已经小年了。

他顾忌着蒋丞受了凉待在家里休息没去上班,本来想在便利店买点热和的东西带回去给他吃。他不想搞速食食品给蒋丞,只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他真的抽不出时间为男朋友做饭。

顾飞非常暴躁地踢了一脚路边的雪。

家楼底下还是有小商店开着门的,顾飞买了点面包牛奶。面包好过泡面,牛奶只能热着给丞哥喝。蒋丞病着,牛奶也不能喝多,怕他不...

他们已经长大,而你也该有了牵挂。

【唐晓翼个人向】予少年。

仓促温习了一下手头留着的几本。很多细节不记得了,纯粹感情作祟想要动笔,望喜欢。


记少年。

我的2012,和2019,等着你。



呼唤声很远,身后是狼王的绒毛。你的思绪渐渐远了。你伸手,什么都抓不住。

你能感觉到温度,象征着人的存活。你没有变成那些使人厌恶的东西。你想起了温莎公爵,脸色一变,心绪万千,犹有飞蛾狂舞。但你不屑于趋火寻死,你的的确确向往光明,可你不会在乎眼底的无名泪。


过往的血液回溯逆流,绝症随着新陈代谢亲吻骨髓。它们伴着生命的流动一起涌入心脏,连着后世,生生...

顾昶卿:

 @貳道山泉。 我不是鸽子,答应你的。


这biang的什么笔!cao ta niang de笔锋都使不出!连也连不上!又粗!lz要新笔!(暴躁)

嘿、我是唐渙。
日常馬 @Cindical.


:                                      做事三分鐘熱度上手即丟、沒個正形脾氣很坏,且心不入道、目不存教;

期...

© 唐涣° | Powered by LOFTER